最高3.4%!部分中小银行上调存款利率,负债成本逆势而上

马无邪2个月前18

原标题:最高3.4%!部分中小银行上调存款利率,负债成本逆势而上

最高3.4%!部分中小银行上调存款利率,负债成本逆势而上

最高3.4%!部分中小银行上调存款利率,负债成本逆势而上 行业新闻 第1张

本报(chinatimes.net.cn)记者冯樱子 北京报道

为了冲刺开门红,中小银行拼了!

近期,《华夏时报》记者注意到,在存款利率整体调降的大趋势下,部分城商行、农商行及农信社逆势上调存款利率大力招揽客户。

目前,国有大行三年定期存款利率为2%左右,部分中小银行同期限定存利率超3%。不过,在息差下行压力下,上调存款利率只是临时的揽储手段,地方银行经营策略也正在发生改变。

招联首席研究员董希淼对《华夏时报》记者表示,上述存款利率逆势上涨属于阶段性、季节性现象,是银行的一种促销手段。银行息差已经降至历史低位,整体而言,2024年存款利率还会继续下调。

存款利率阶段性上调

“五年定期利率最高3.4%,在行业里算比较高的,不知道什么时候会下架。”2月27日,一城商行上海地区网点客户经理对《华夏时报》记者表示。

近期,为了冲刺开门红,多地中小银行采取差异化揽储策略,推出利率略高的特色存款产品,一些银行还将定期存款利率逆势进行上调。

上述城商行客户经理表示,这是该行推出的“特色存款”产品,其中五年期产品需要5万元起存,年化3.4%,另外一款1万元起存的产品,三年期利率3.25%。目前仅限上海地区,且5年期产品相关业务需要到柜台办理。

2月24日,新乡农商行官方发布信息表述:“存款利率上调啦!额度有限,先到先得。”调整后定期存款期限覆盖三个月、半年、一年、两年、三年,存款年利率分别为1.6%、1.8%、2.15%、2.35%、2.70%。

产品宣传页显示,以存入金额为10万元计算,到期可获得的利息分别为400元、900元、2150元、4700元、8100元。

此前,河南淮滨农商行也曾发布相关公告,表示阶段性对新开户个人整存整取定存利率进行上调。1年期与2年期存款利率分别上调0.15个百分点,3年期存款利率上调0.05个百分点。

《华夏时报》记者从该行客户经理处了解到,目前该行仍执行上调后的利率。其中,储户起存金额大于一万元可执行新利率,一年、两年、三年的定存年化分别为1.95%、2.15%、2.4%。

另外,郸城县农信社也发公告表示,“存款利率上调了!”调整后三个月、六个月、一年期、两年期利率分别为1.60%、1.80%、2.10%、2.35%,每10万元到期利息分别为400元、900元、2100元、4700元。

郸城县农信社方面介绍,一年期较基准利率多收益600元,两年期较基准利率多收益500元。

“活动是限时的,到3月底结束。单笔满一万元及以上可以享上调后的利率。”郸城县农信社相关工作人员介绍。

融360数字科技研究院分析师刘银平表示,中小银行在网点覆盖面、客户数量、社会公信度等方面都不及大型银行,存款稳定性相对较差,负债来源相对单一,往往通过更有优势的利率来吸引储户。

中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明明曾提到,存款利率上调主要是个别银行“存款搬家”现象的强化,对于中小银行而言,受限于地域局限和安全程度不及大行等因素,揽储压力较大,在考核压力加大的情况下,中小银行需要提高存款利率进而提升对储户的吸引力。

中小银行经营策略转变

中小银行数量多但发展不均衡,在网点、规模品牌上处于弱势,在储蓄资金获取上同样处于弱势。

尤其在河南村镇银行无法提款事件的影响下,地方银行陷入信用危机,存款逐渐“大行化”。《华夏时报》记者注意到,此次阶段性上调存款利率的机构中,也有多家河南地区银行。

目前来看,尽管大型银行多次下调存款利率,但存款规模依旧保持两位数快速增长。

截至今年9月末,六大行资产规模合计达到181.94万亿,同比增长11.94%;存款总额为134.15万亿,同比增长12.98%。其中农业银行存款增速最高,达到15.71%。

而部分中小银行依旧面临“揽储”问题,银行间的存款竞争也异常激烈。一些城商行、农商行为吸引储户,不仅推出利率更高的存款产品,还采取积分换礼、存款送购物券等,从他行转入资金,获得额外奖励等方式。

而正是因为部分中小银行的“揽储”压力,也导致了市场上出现一些存款和贷款产品利率倒挂的现象出现。

兴业研究研报中表述,部分银行发放的经营贷款、消费贷款、大型企业贷款等利率较低的贷款品种,利率在3%附近,甚至低于3%;而部分中小银行的定期存款、大额存单等存款品种的利率较高,部分存款利率在3%以上,二者之间利率出现了较明显的倒挂。

但更重要的是,较高的存款利率也会增加中小银行负债端成本压力。降成本和扩大规模如何“两全”,成为摆在中小银行眼前的最大问题。

“降成本不可避免会导致存款流失,银行需要平衡增规模和降成本。”融360数字科技研究院分析师刘银平提到,随着息差压力持续收窄,银行自身也存在降成本的需求,同时监管层也会对银行存款利率进行约束。

2023年,衡量商业银行盈利能力的重要指标之一净息差整体仍在下行,第四季度的净息差环比下降4个基点至1.69%,跌破1.7%,创2010年有统计数据以来新低。

随着2月20日央行发布新一期LPR利率,其中5年期以上LPR较上月下降25个基点,业内预计2024年存款利率还会继续下调。

展望下一步的政策走势,明明此前提出,MLF降息和存款利率“降息”依然有空间。在进一步引导贷款利率下行的目标下,政策利率的下调引导仍然不可缺位。MLF利率的下调可能需要等到外部环境进入更为适宜的窗口期,存款利率下调的主动性和灵活性更大。

对于中小银行的发展,东吴证券首席银行分析师马祥云提到,“如果商业银行不提升帮助客户配置财富的能力,就很难从零售端持续沉淀低成本的存款。负债端的压力也会一直存在。”

目前,不少中小银行发力“财富管理”业务,试图转变传统靠规模和高利差驱动的盈利模式。自2023年以来,不少中小银行与理财子公司合作,加速开展代销业务。

此外,也不少有实力但还未取得理财牌照的中小银行,并不甘愿只当其它金融机构的销售渠道,对于理财牌照的申请也是跃跃欲试。

融360数字科技研究院分析师刘银平认为,中小银行还可以通过财富管理拓展客户,拓宽低成本存款派生渠道;在存款成本压力之下,银行也需要控制高成本存款的量价水平,提高服务质量,为客户提供多元化的便民服务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本文链接:https://blog.j4ck.cc/10369.html 转载需授权!

最新发布

扫一扫二维码,添加客服微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