跟进去年年末大行存款降息,多家中小银行下调10—60BP

马无邪2个月前17

原标题:跟进去年年末大行存款降息,多家中小银行下调10—60BP

跟进去年年末大行存款降息,多家中小银行下调10—60BP 行业新闻 第1张

本报(chinatimes.net.cn)记者冉学东 见习记者 李想 北京报道

继国有大行于2023年12月末相继下调了定期存款挂牌利率后,中小银行再次掀起跟随降息潮。

近日,桂林银行、柳州银行、榆树农商行、桦甸农商行等多家银行密集发布存款利率调整公告,涉及活期存款、定期存款、大额存单等多种存款产品,下调幅度为10至60个基点(BP)不等。

业内人士普遍认为,存款利率仍有可能进一步下调。目前,需要确保“金融稳定”和“内外均衡”,下调存款利率幅度可以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,协同财政发力,有助金融市场回暖。

银行相继降息

早在2023年12月末,国有大行相继下调了定期存款挂牌利率。如今,又迎来新一波中小银行存款降息。

春节过后,包括桂林银行、柳州银行、榆树农商行、桦甸农商行等在内的吉林、广西等地银行近日密集发布存款利率调整公告,下调存款利率的品种,涉及活期存款、定期存款、大额存单等,下调幅度为10至60个基点不等。

2月21日,榆树农村商业银行表示,根据利率市场化需求,该行决定从2024年2月22日零时起,统一调整活期存款、三年及五年期整存整取定期存款利率执行上限,活期存款利率下调至0.2%;三年及五年期利率下调至2.7%。

吉林桦甸农商行也于2月21日发布公告,根据利率市场化需求,决定从2024年2月22日零时起,统一调整活期存款、三年及五年期整存整取定期存款利率执行上限,即将活期存款利率由现行的0.25%下调至0.2%,下调5个基点;三年及五年期利率由现行的2.8%下调至2.7%,均下调10个基点。

柳州银行在公告中表示,该行于2月21日对部分存款产品执行利率进行调整,其中一年期定存利率从2.25%下调至2.15%,三年期定存利率从3.4%下调至3.2%,五年期定存利率从3.8%下调至3.2%。

同时,2月19日,柳州银行公告显示,该行3个月及6个月定期存款利率较此前下调10个基点;3年及5年定期存款较此前分别下调20个、60个基点。并且,对于个人大额存单存款利率柳州银行也有所下调。其中三年期大额存单下调20个基点至3.25%,五年期大额存单下调70个基点至3.25%。

2月20日,桂林银行发布公告称,调整单位整存整取五年期存款产品执行利率至3.2%。

桂林银行也已多次调整单位整存整取五年期存款利率,该存款产品利率累计下调了70个基点。去年6月,该行发布公告称,调整此项存款利率至3.9%;今年1月该行再发文称,调整此项存款利率至3.35%。

对于中小银行相继下调存款利率的原因,盘古智库高级研究员江瀚在接受《华夏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表示,主要是为了适应当前的经济形势和央行的货币政策导向。随着全球经济增长放缓和国内经济下行压力增大,央行可能会采取降低市场利率的措施来刺激经济增长。银行下调存款利率可以减轻自身资金成本,同时鼓励企业和个人更多地进行投资和消费,而不是将资金存入银行。此外,存款利率的下降也有助于稳定汇率和抑制资本流出。

降息在路上

此前,央行在2023年第四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中指出,持续深化利率市场化改革,进一步完善贷款市场报价利率形成机制,发挥存款利率市场化调整机制作用,促进社会综合融资成本稳中有降。

2月20日,中国人民银行授权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公布,贷款市场报价利率(LPR)1年期LPR为3.45%,5年期以上LPR为3.95%。本次1年期LPR报价保持不变,但5年期以上调降25BP。

据悉,甬兴证券研究报告认为商业银行存款利率下调之后,一方面有助于缓解商业银行净息差,降低商业银行负债端成本;另一方面存款利率下调意味着我国利率中枢水平进一步下行,有助于推动无风险利率下行,拓展商业银行向实体经济让利空间,实现金融高质量发展。

而对于中小银行而言,浙江大学国际联合商学院数字经济与金融创新研究中心联席主任、研究员盘和林表示,银行主要目标是赚取息差,对于大多数中国人,存款第一诉求是安全,中小银行在存款利率上有吸引力,大银行在安全性上有吸引力。而如今,息差缩小后中小银行若是降低存款利率,则吸引力下降,若是抬高存款利率,那么息差将完全丧失。另一方面为,中小银行在银行市场间也很难获得“便宜资金”。中小银行需要从大银行批发资金,注定会增加一道中间商差价。

存款利率是否还有可能进一步下调?长城证券研究报告认为,虽然自2022年以来银行存款挂牌利率已历经四轮调降,但由于存款定期化,银行的整体存款成本率并未下降,考虑到银行今明两年的息差压力,后续存款利率也有望继续下调。

一位业内人士也分析,存款利率仍有可能进一步下调,目前,需要确保“金融稳定”和“内外均衡”,下调存款利率幅度可以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,协同财政发力,有助金融市场回暖,降息仍然在路上。

江瀚则认为,这取决于未来宏观经济环境和货币政策的变化。如果经济增长继续放缓或面临通缩风险,央行可能会进一步降低基准利率,银行为了反映这一变化,可能会再次下调存款利率。

“存款利率也不能无限制地下调,”他进一步分析,“过低的存款利率可能会影响储户的收益,进而影响到居民的储蓄意愿和消费能力。因此,银行在调整存款利率时需要权衡多方面因素,做出符合当前经济形势和银行自身发展需要的决策。”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本文链接:https://blog.j4ck.cc/10301.html 转载需授权!

最新发布

扫一扫二维码,添加客服微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