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额贷款背后的层层“套路” 套路贷犯罪集团近百人获刑

马无邪2个月前21

原标题:小额贷款背后的层层“套路” 套路贷犯罪集团近百人获刑

“感谢检察机关帮我们挽回损失。”2023 年 10 月 28 日,被害人何勇打电话向淮安市淮阴区人民检察院表达感谢。他与另外的 20 多名被害人终于取回了自己被套路贷犯罪集团拖走的私家车。

小额贷款背后的层层“套路” 套路贷犯罪集团近百人获刑 张虎 法律 何勇 行业新闻 第1张

近期,淮安市淮阴区人民检察院办理了一起特大套路贷犯罪集团案件。该案犯罪团伙规模庞大、持续时间长、受害人众多。截至 2019 年案发,犯罪踪迹已遍布全国数十个省份,违法放贷累计逾三亿元。2023 年 6 月,淮阴区人民法院公开审判了最后一批被告人。加上前三批,总共近百名被告人获刑。9 月,淮安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二审裁定,维持原判。

误信宣传

被害人陷入套路贷陷阱

2018 年的一天早晨,何勇刚起床就收到短信,称因逾期还款,他的车已被拖走。何勇半信半疑地下楼查看,发现自己停在车位上的车真的没了踪影,只留下一份小贷公司的拖车告知函。

几个月前,因为生意周转缺乏资金,何勇经人介绍到一小贷公司办理了贷款。业务员声称自家贷款放款快、利率低,但在办理贷款时,合同却有厚厚一摞,光补充协议就有七份。业务员解释,除了借款合同,其他都是补充条款,只要正常还款就不会有问题。签合同时,工作人员与何勇约定,如果逾期还款,公司有权收走车辆,并在何勇的车上安装了 GPS。

该份合同金额为 12.4 万元,实际到手 9 万余元,分24 期还。签完合同,当天晚上就下款了。

前两期何勇都按期还款,到第三期,何勇因加班到深夜,次日凌晨才把第三期还掉。结果,早上车就被拖走了。

何勇打电话给接待自己的业务员,业务员却说售后的事不归他管,让何勇联系发信息的人。无奈之下,何勇打电话给发信人,对方竟要求他归还包含拖车费、违约金在内总计 26 万元的费用。何勇一怒之下选择了报警。

但警官表示,贷款合同纠纷属于民事纠纷,不能立案,建议何勇直接向法院起诉。然而当何勇准备提起诉讼时,却发现在所有商业查询平台上都找不到这家小贷公司的注册信息。

找不出“被告”,起诉这条路也走不通了。何勇想到了“铤而走险”,干脆自己把车“找”回来。通过 GPS确认车停的具体位置后,他喊来一位朋友帮忙,准备自行把车开走。但还没来得及动手,两人就被赶来的一伙人一顿好打,对方叫嚣:“你是人比我多还是钱比我多?敢做这事?”

起诉无门又惨遭殴打,何勇束手无策,只能不断向公安机关提交举报信息。

而像何勇这样的被害人并不在少数。几年之间,公安机关已经陆续收到了大量被害人的举报材料。有二十多名被害人的遭遇几乎与何勇一模一样。并且这些举报材料都指向了“南京久玖金服汽车有限公司”在淮安的分公司。

2019 年年末,淮阴区检察院检察官受淮安市公安局淮阴分局邀请,提前介入该案。检警配合下,上百名公安人员展开侦查,分析证据,追踪资金流向,询问被害人及证人近千人,最终锁定了张虎、赵龙等犯罪嫌疑人。

钱拳联合

新型套路贷犯罪集团规模扩大

领头殴打何勇的正是赵龙。2014 年,他就曾纠集多名打手成立小贷公司。只不过前几年都是小打小闹,规模不大。

让赵龙走向套路贷集团犯罪的关键人物名叫张虎,曾因犯聚众斗殴罪在 2011 年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。刑满释放后,张虎来到南京,成立了南京久玖金服汽车有限公司。

2017 年底,赵龙和张虎在“生意”上有了交集。赵龙为张虎拖了几辆逾期还款车主的轿车,并通知车主前往淮安“赎车”。车主到后,赵龙便找来打手在场“造势”,要挟车主,索要额外的拖车费和违约金。外地车主要么慑于赵龙的淫威乖乖交钱,要么忍痛放弃自己的车辆任由赵龙交给张虎“处置”。

经过一年多的合作,赵龙发现张虎资金渠道多,公司规模大;张虎发现赵龙兄弟多拳头硬。两人一拍即合,相互勾结,融为一体。赵龙加入了张虎的南京久玖总公司担任副总,将自己的小贷公司并入其中,成为淮安分公司,手下们也摇身一变成了公司员工。

他们化身业务员,声称无抵押、放贷快、利率低,只需对车辆进行价格评估,就能很快放款。但是,贷款人实际到手的钱远远低于合同约定的放款金额。业务员称,要扣除名目繁多的各项费用,比如保证金、科技费、资产管理费、GPS 费、保险费、违章押金等。

除此之外,公司还会出具一份所谓“等额本息”的还款计划表。表面上,每月本金都在减少,实际上仍然以一开始借出的本金来计算利息,悄无声息地虚增了被害人的债务。期间,只要客户延迟一天还款,他们就会认定被害人违约,张虎就安排赵龙等人对违约车辆进行拖车。赵龙在本地人多势众,用各种威胁手段逼迫被害人交钱,若是不从,他们便肆意殴打被害人,抢夺、毁坏被害人财物。

随着“业务”越做越大,张虎认为那些“转岗”来的业务员年龄太大、文化程度太低、江湖习气太重,就着手从人才市场招聘形象佳、口才好的大学应届毕业生入职,并编写了包含各种套路骗术的话术清单作为教材,予以“岗前培训”。

截至 2019 年年底,该犯罪集团已经在江苏、安徽、内蒙、山东等地成立六个分公司,还在二十多个省份发展了下级代理商。

精准审查

犯罪集团终于落入法网

2020 年 6 月 22 日,公安机关将该案移送淮阴区检察院审查起诉。承办检察官审查了近两千本卷宗,通过梳理被害人与犯罪嫌疑人之间的账目往来、排摸涉案人员与相关公司的关联,认定该案确属“以放贷为饵,通过‘担保’‘抵押’等方式行诈骗之实”的“套路贷”犯罪。

套路贷犯罪往往具有团伙协同作案、职业化、“套路成熟”的特点。准确界定出犯罪集团组织架构往往是办案的难点。承办检察官表示,该犯罪集团几乎所有人都称自己只是“打工的”。直到综合分析了大量言词证据及书证,制作各种图表及索引之后,检察官才明确“团队经理”“业务员”等各类涉案人员的行为、作用,确认各自的责任及刑期。

2023 年 6 月 28 日,淮安市淮阴区人民法院以诈骗罪、敲诈勒索罪、寻衅滋事罪判处张虎有期徒刑十九年,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十万元;赵龙有期徒刑十六年,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七万元;其他被告人有期徒刑十一年至拘役不等。判决后,张虎以自己不构成犯罪、赵龙以量刑畸重为由提出上诉,淮安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维持原判。

目前判决已生效,被告人的四套房产也已被扣押。检察官们仍在关注后续的评估、拍卖程序,尽力为被害人追回财产损失。

套路贷手段隐蔽,欺骗性、危害性强。为防治此类案件,承办检察官表示:“在大力打击、专项整顿的同时,不仅要建立健全金融监督管理机制,也应当注意交易主体本身合法合规。只有内外兼治,惩防并举,才能有效应对此类犯罪,切实维护人民群众的合法利益。”(本文涉案人物均系化名)

通讯员 唐新宇 扬子晚报网/紫牛新闻记者 刘浏

校对 王菲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本文链接:https://blog.j4ck.cc/10092.html 转载需授权!

最新发布

扫一扫二维码,添加客服微信